招商加盟热线:

2

业精于勤荒于嬉 行成于思毁于随

单霁翔:做9999件事但没把文物保护好就对不起社会对不起国家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19-03-30 05:34

  匠人之大者,莫过于以心守护,匠心之大者,莫过于敬畏传承。当朝霞满天的时候,当日落西山的时候,当升起的时候,望着远处的故宫,望着那些曾经见证历史和人世间喜怒哀乐的文物,单霁翔心底也许会生出一种静静守护的幸福。

  中式立领蓝褂、黑千层底布鞋。作为故宫物院院长,单霁翔这个周末有点忙。

  继23日在2019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回应故宫火锅、故宫口红等热点问题后,3月24日,单霁翔出现在2019腾讯新文创生态大会上,讲述了故宫这个600岁“网红”背后的创新和与时俱进。

  事实上,在单霁翔之前,鲜有人知道历届故宫“掌门人”。不过随着故宫的走红,单霁翔开始走进大众视线,被网友们封为段子手、网红。

  “其实我真不是网红,我是被网红的,我就是在故宫物院里面看门,”单霁翔笑着说,“并不觉得我是个幽默的人,其实我是讲故事,因为讲好中国故事,是要用很生动的语言。”

  此前,单霁翔曾在接受央视《》采访时提到,要让故宫以及文化遗产更有尊严。如今,7年时间,在单霁翔手里,故宫,变了模样。

  “如今的故宫淡季不淡了,今年1、2月份,故宫游客量同比去年增长了51.8%,30岁以下的年轻人占比达到了50%;在开放区域上,过去我们只开放30%,到今天已经开放超过了80%。”现场,单霁翔用一组最直观的数字描述了故宫的变化。

  如今的故宫已成为中国文创第一大网红,让这一切发生变化的正是故宫“掌门人”单霁翔。

  2012年,58岁的单霁翔被任命为故宫物院院长,成为自1925年故宫物院成立之后的第6任院长。从小在四合院里长大的单霁翔也许没想到,在临近退休的年纪他会到“世界上最大的四合院”来“看门”。

  “我当时其实很激动的,因为资料里说故宫是全世界最大规模、最完整的古代宫殿建筑群,收藏中国文物藏品最丰富的一座宝库,还是全世界来访量最多的物馆。”

  但当单霁翔真正来到这里后才发现,问题随处可见:故宫70%的区域竖起了“非开放区,观众止步”的牌子;90%的藏品都“沉睡在库房里,谁都看不见”;观众进了故宫就看看皇帝上朝、睡觉、结婚的地方,里面人挤人,压根没把故宫当一座物馆。

  于是,在到故宫物院的前几个月,单霁翔成了故宫人口中“行走的院长”,走遍了传说中“紫城9999间半的房舍”,光是鞋就磨坏了20多双。大夏天,助理脖子上挎着相机,吭哧吭哧跟着跑,偷偷抱怨:“跟着我们院长,废鞋。”

  5个多月的行走,让单霁翔对故宫物院的了解事无巨细,同时也让这位院长下定决心对故宫大刀阔斧的“改革”。在单霁翔看来,故宫物院不仅要关注文化遗产保护,更应关注观众的需求,让观众有尊严。

  改革最先从“装点门面”开始,之前端门广场上有很多“太监展、宫女展、刑具展”,20块一张门票,但这并不是故宫。单霁翔将那排房子收回之后,设置了30个售票窗口,以保证观众到故宫30分钟内能买到票。

  随后,单霁翔提出“故宫烟”“开放区不允许有一片垃圾”“屋顶不能有草”“8万人次限流”等一系列措施,并建立了故宫文物医院,汇集了200名文物医生,加大了文物科学保护的力度。

  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令人印象深刻的一幕是:一位文物修复师犯烟瘾,一边抱怨着“也不让我抽根烟”,一边认命地骑车,越过重重宫墙,到宫外冒两口。

  捡垃圾、拔野草这些在别人看来都是“小事”的事情,在这位65岁的老人看来,都是必须且紧迫要做的事。弯腰俯身,是工作人员对单霁翔最深刻的印象。

  “一个烟头也管,一个井盖也管,一块墙皮也管。”同事们埋怨他管得太细。单霁翔轻松笑笑:“把一件一件小事做好,就能看出大的变化。”

  事实上,不仅仅是环境的变化,让故宫更加开放。让文物“活”起来,是单霁翔7年来一直努力的方向。

  “我们开放再多的区域,迎接再多的观众,无非就是一千多万。我们希望是亿万级的,十亿万级的,靠什么?就要靠我们的互联网技术、数字技术。”

  现场,数字化、AR、VR、科技、故宫社区如何让古老的文化借助科技走得更远更好,是单霁翔频频提到的话题。

  利用数字技术,故宫让正襟危坐的皇帝变得有血有肉起来:“感觉自己萌萌哒”的雍正、挤眉弄眼的康熙。数字绘画、数字化多宝阁、数字织绣、虚拟现实场景等更是故宫“活”了起来。此外,故宫开发的一批被社会赞为“萌萌哒”的文创产品,例如“故宫彩妆”“故宫火锅”“故宫服装”等更是吸引了无数年轻人的眼光。

  但对于一向在活泼中守着几分沉稳的故宫来说,“走红”也对故宫和单霁翔带来更多的挑战。如何在商业化中取得平衡,是当下故宫面临的问题,毕竟故宫作为中国文化的IP,在聚光灯前的每一步都会被放大检验。

  所谓“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在很多人看来,似乎现在只要沾“故宫”两个字,做什么就火什么。但单霁翔却认为,不能因为火就什么都做。“我们要选择,要把握好。有时候我们要研究,不能做;有时候经过探索,发现效果不好,我们要主动取消。”

  对于故宫衍生品的发展,单霁翔的态度是“既不能用传统高大上的、不接地气的、年轻人不喜欢的语言,也不能低俗恶搞、迎合人们的完全娱乐化。我们在不断地把握这个度。比如,我们的文创产品,我们在不断突破、不断实践,也不断地在冒险。”

  荣耀和责任往往是密切相关的,故宫物院的院长是一个风险很大的岗位,一定要把每一件事都能预想好,都能安排好。“你做9999件事,但是一件事没有把文物保护好,你就对不起社会,对不起国家。”单霁翔表示。

  随着故宫600岁生日的即将到来,单霁翔,这个走遍故宫的人,如今正在思考如何把壮美的故宫完整地交给下一个600年。

  从小在四合院里长大的单霁翔,对于承载历史的四合院有种别样的情愫,这里春夏秋冬四季分明,可以接地气、望天空。“慢慢的,了解得越来越多,一草一木,一楼一阁,都与某个历史瞬间、历史故事对接,感情就再也无法拔出。”

  连成一片的四合院中烘托出红墙黄瓦的故宫,是单霁翔年少时心中真正壮观的古都形象。“想到不久后,钢筋水泥铸就的城市景象将彻底挡住这些,心中就掠过莫名的担忧和惆怅。”回忆起年少时的登高望远,单霁翔依旧难忘当时心境。

  2007年3月11日,全国政协委员、时任国家文物局局长单霁翔在全国政协十届五次会议时接受采访(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上世纪90年代,在单霁翔担任北京市文物局党组书记、局长期间,曾主持故宫筒子河保护与整治工作。2001年至2002年,在担任北京市规划委员会党组书记、主任期间,他又主持了“北京旧城25片历史文化保护区保护规划”“北京保护规划”等项目,每一个都与紫城、与古建筑文物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文物,似乎贯穿着单霁翔大部分的生活和事业。主政国家文物局的10年间,单霁翔几乎没有休息时间,每年半数以上时间都在出差,经常被笑指“不是在考古挖掘现场,就是在去现场的路上”。

  2013年1月9日,成都,故宫物院院长单霁翔查看出土东汉石兽(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在他看来,要把那些恢弘的古建当成一本书去阅读,而不是当成一个景点去参观。“文化遗产属于我们每个人的记忆,我们作为传承的一分子,有责任把历史梳理清楚,把过去和今天告诉未来。”

  单霁翔不仅一次提出一些城市在建设过程中忽略文化的种种现象。他曾在接受采访时谈到:“一些城市在所谓的旧城改造和危旧房改造中采取大拆大建的开发方式,致使一片片历史街区被夷为平地、一座座传统民居被无情摧毁,由于忽视了文化遗产保护,造成了这些历史城市文化空间的破坏、历史文脉的割裂、社区邻里的解体,最终导致城市记忆的消失。”

  当现代文明不断冲击古老文化,这些红墙绿瓦的传统建筑如何“创新”走出一条与时俱进的道路,是早在故宫之前,单霁翔就一直关注和探索的。

  匠人之大者,莫过于以心守护,匠心之大者,莫过于敬畏传承。当朝霞满天的时候,当日落西山的时候,当升起的时候,望着远处的故宫,望着那些曾经见证历史和人世间喜怒哀乐的文物,单霁翔心底也许会生出一种静静守护的幸福。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线元巨型玫瑰熊